Léon

【傅璎/得体】得体攻略(8)完结篇

馒头:

得体cp,傅璎he


也是因为被虐到爆肝,突然有了个脑洞,就想着把他写下来,第一次写同人,很多不足的地方谢谢大家包涵


傅璎大旗永不倒,周六快本约起!!!


上一章戳  得体攻略(7)




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


8


 


春和园


“二夫人,老夫人今日吩咐,说是大人再有个三五日便可抵达京城了,命奴才特来请二夫人回府上居住几日,待大人回京之后,二夫人再同大人一道回这春和园。”璎珞正在傅恒的书房练字,外面的下人进来说道。


“你是说,傅恒再有几日便可抵京?”璎珞放下手中的笔,激动地说道。


“回二夫人的话,老夫人是这么说的。”下人答。


“好,你先去回了老夫人,说我收拾点东西,晚膳前便回府上去。”


 


三日后,富察府


“额娘,儿子回来了,儿子不孝,在外这几年,让额娘担心了。”傅恒一进府内,便走到老夫人面前,重重地磕下一个头。


“好,好好好,平安回来就好,平安回来就好。”老夫人双眼噙着泪,伸手摸了摸傅恒,“这几年在外征战辛苦了,都瘦了这么多。”然后抬眼看着站在一旁的璎珞,“璎珞啊,这些日子好好照顾傅恒,给他多补补。”


“是,额娘。”璎珞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傅恒,答道。


想必是征战辛苦,再加上回京一路劳累,傅恒略显憔悴,但是这久别重逢的喜悦,却是盖也盖不住。傅恒走上前,盯着璎珞说道:“璎珞,我回来了。”嘴角的笑容弧度越来越大。


“嗯。”璎珞应声。


碍于老夫人在场,傅恒也不敢有过于亲密的行为,只是在璎珞耳边低声说了一句,“夫人,可有想我?”


“没!有!”璎珞也悄悄在傅恒耳边答道,笑意确是怎么也收不住。


傅恒深情地望着璎珞,目光里全是宠溺。


老夫人见状,欣慰地笑了笑,问傅恒:“傅恒,何时进宫面圣述职?”


“回额娘,儿子已命人将奏折送入宫呈报皇上,皇上隆恩,特许儿子在家休息几日再进宫面圣。”


“好,等你阿玛回府,咱们一家人一块儿好好地用顿晚膳,璎珞,你先陪傅恒回房休息一会,晚膳时我命下人来叫你们。”富察夫人说道。


“是,额娘,那儿子和璎珞就先告退了。”说完,便牵着璎珞离开了正厅。


回到后院房内,一进房,璎珞便被傅恒一把拥入怀中,“璎珞,你当真没有一点想我吗?”


“少爷,少爷,”璎珞轻微挣扎一下,“这大白天的,随时都有奴才进来伺候的,你先放开我。”


“不放,”傅恒任性地说道,“我在自己府上,抱着自己的夫人,谁敢笑话我。”说完在璎珞颈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“我可是想你想得紧呢,在前线的时候,我就一直想着,恨不得生出一对翅膀,赶紧飞回来瞧瞧你,你呀,现在必须乖乖让我抱抱,解一解我这三年多的相思之苦。”


璎珞听了,抬手搂住傅恒,“少爷真的瘦了,我可得听额娘的话,好好给你补补了。”


“我这都是想你想的,你放心,现在我回来了,天天能见着你,不用受这相思之苦,不出一个月,我肯定能如出征前一样。”傅恒说什么也舍不得放开璎珞。


“少爷就知道哄我开心。”


“我说的可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啊,只要不忙的时候,我就一个人坐在军营中想,我的璎珞,现在在干什么呢,有没有好好吃饭,晚上一个人睡觉会不会冷呢,还有,”傅恒放开璎珞,笑着望着璎珞,“有没有想我呢,会不会想我想到寝食难安,会不会想我想到……”傅恒凑到璎珞耳侧,“哭鼻子。”说完,看着璎珞哈哈大笑。


“那恐怕让少爷失望了。”璎珞直接上手捏了捏傅恒的脸。


“你就知道嘴硬!”傅恒一眼便看穿璎珞的心思,“刚才是谁啊,在额娘面前一直盯着我看,我身上都快被盯出俩窟窿,还说没想我?”


这次换璎珞主动一把搂住傅恒,“少爷知道还一直问我,少爷就知道欺负人。”


傅恒抱起璎珞原地转了一圈:“谁叫你都不知道说点好听的逗我开心,我可不得欺负你一下吗?哈哈哈哈。”


傅恒放下璎珞,双手抚在璎珞腰上,含情脉脉地看着璎珞,“璎珞,这次回来皇上说了,让我好好在京城歇息一段日子。终于可以好好陪陪你了。”


“嗯!”璎珞也深情地望着傅恒。


 


晚膳时分,富察老大人看着自己载誉而归的儿子,满满的自豪感溢于言表,问了一些关于战事的情况,傅恒一边面不改色地对答如流,一边悄悄在桌下握住了璎珞的手,璎珞急忙想要挣脱,却被傅恒死死的攥住不放。璎珞抬眼看了一眼傅恒,只见傅恒一脸坦然地回答老大人的话,仿佛做着小动作的人不是自己。璎珞看着一脸君子的傅恒,使坏地在傅恒的掌心抠了一下,明显感觉到傅恒的呼吸一顿,心里暗自发笑,我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?傅恒重重地握了璎珞一下,才若无其事地放开了璎珞的手。


 


用过膳回到房间,傅恒气急败坏:“魏璎珞!你刚才在饭堂,为何,为何……”


“少爷,我刚才做什么了啊?”璎珞冲傅恒眨眨眼。


“你方才为何要撩拨我?你可知道阿玛额娘在场,你就不怕他们发现什么?”傅恒对于自己刚才被反撩的事可是气得不轻。


“是少爷先招惹我的,我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。”


“你!”


“好了少爷,我错了,我认错,甘愿受罚!”璎珞笑着哄道。


“那你说,我该怎么惩罚你呢?”傅恒捏了捏璎珞的下巴。


“少爷就罚我,伺候少爷沐浴如何?”明明已经是老夫老妻了,傅恒听到这句话仍旧是血脉喷张,涨红了脸。


“哈哈哈哈,少爷你又脸红了!”璎珞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大笑道。


“魏璎珞!!!!!”


 


稍晚,傅恒乖巧地坐在浴盆内,虽然温水漫至胸前,让人无比轻松惬意,但傅恒却是手足无措,一张脸不知是不是被这温水熏的,红得能滴出血来。


璎珞挂好傅恒的衣物,回头看着紧张的傅恒,拿着澡巾坐在浴盆边上,温柔细致地帮傅恒擦拭身体,看着他身上那常年征战遗留下的大小伤痕无数,不由心中一紧,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起来。璎珞的动作越轻,傅恒心里痒痒得越厉害,仿佛璎珞的手透过那澡巾,正在轻轻地抚摸他健壮的身体,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。


璎珞感觉到傅恒的身体越来越僵硬,想着可不能让他憋坏了,便寻思着聊点什么分散下傅恒的注意力,突然看到傅恒胸前一道深深的疤痕,看起来仿佛是被什么利器刺入胸膛所致,便开口道,“傅恒,这道疤……”


“哦,这是一年多前,被敌军的一个首领趁我不备,用长枪刺入所致,不过我拼着一刀砍断了他的右手,现在早已没有什么感觉了。”傅恒答。


“后来我拼着一口气打完那一仗,被副将带回营中,失血过多昏迷半月,” 傅恒说得云淡风轻,璎珞却听得呼吸一窒,“昏迷之中我就记得一个声音在提醒我,富察·傅恒,你一定要坚持住,一定要醒过来,璎珞还在家中等你战胜而归。”


“所以,璎珞,是你救了我一命!”傅恒握住璎珞的手,“璎珞,对不起,我没有照顾好自己,违背了当时对你的承诺。”


璎珞听着鼻子一酸,“是,你没有做到答应我的事,所以以后一定要听我的话,切不可以身犯险,否则,我定不会原谅你!”


“是,为夫定当谨遵夫人教诲,绝不敢再犯。”傅恒笑着拱了个手。


璎珞也被傅恒这话逗笑了,嗔怪地在傅恒的胸前拍了一下。


傅恒一把握住璎珞锤过来的手,说道,“璎珞,这一大盆水,若只是我一人洗,岂不浪费,不如……”傅恒手下一用力,把璎珞合衣拉入浴盆之中,“你来陪我一起洗好了。”


“傅恒,你放开我……”


“不放。”


“傅恒你……唔……”


室内,春光无限………………(继续拉灯)


 


半年后,紫禁城


今日,皇上册封了延禧宫令妃魏氏为令贵妃,由傅恒担任册封使,再加上这魏氏本是璎珞的本家堂姐,皇上便特意开恩,准傅恒带着魏璎珞进宫祝贺令贵妃,顺便恩准二人前往长春宫祭拜先皇后富察氏。


从延禧宫出来,二人慢慢往长春宫走去,璎珞一路沿着宫道,望着两边的红墙绿瓦,不由叹息,这一切都已物是人非。如今再回这困了她多年的地方,终于不用如当年那般小心谨慎,不用低着头急匆匆的赶路,生怕耽误了主子的差事,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着身边的男子,不用担心被有心人发现传出什么不好的言论。


走进长春宫宫门,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,璎珞不禁回忆起那一夜,娘娘在自己和明玉的怂恿下,舞的那一曲洛神,宛若仙女下凡,美不胜收,步行至花圃边,花圃内那些皇后娘娘最喜欢的花,早已枯萎,多年无人问津。


傅恒似乎察觉到什么,轻轻握住了璎珞的手,“我们进去看看姐姐吧,好多年了,姐姐定要责怪我们不常来看望她。”璎珞点了点头。


步入正殿,正中挂着一幅富察皇后的朝服像,像中的富察皇后,笑得如此温柔,扎得璎珞眼睛瞬间一酸,璎珞眨了眨眼睛,环顾四周,奉皇上旨意,这长春宫殿内的布置,仍旧与多年前皇后娘娘在世时一模一样,宫人们都说,皇上每年皇后娘娘忌日都会来此静坐半日,陪陪皇后娘娘。


傅恒上前,上了一炷香,回身拉着璎珞一起跪在皇后娘娘的遗像前,二人一同给皇后磕了三个头,傅恒说道:“姐姐,你离开我们竟已这么多年了,如今臣弟替我大清朝立下不少汗马功劳,皇上对臣弟也甚是器重,家中阿玛额娘身体健朗,”回头笑着看着璎珞,“而且,璎珞如今也已嫁入了我富察府,尽心尽力照顾我的衣食起居,我也一定会遵守当年在姐姐面前许下的承诺,一辈子爱她护她,决不让她再受任何委屈,流一滴眼泪。”


“皇后娘娘,请原谅奴才多年没来看望娘娘,如今奴才已嫁给傅恒,定会遵从皇后娘娘遗愿,好好照顾他,奴才也会尽心地侍奉阿玛和额娘。”璎珞说道,“前些日子奴才和傅恒还去索伦府见过明玉,她如今很幸福,刚给海兰察生了个大胖小子,整个索伦府上下都宝贝得不行,娘娘便可放心了。”


两人再次给皇后磕了一个头,傅恒起身,欲扶起璎珞,璎珞对傅恒说道,“傅恒,你先去殿外等我吧,我还有些话想跟娘娘说。”


“好。”傅恒点点头,先走了出去。


 


从长春宫出来,傅恒忍不住心里的好奇,问道:“璎珞,你后面跟姐姐说了什么啊?”


璎珞看了看傅恒,笑而不答。


傅恒不高兴,“连我也不能说吗?你是不是偷偷跟姐姐告我的状,说我对你不好?”


璎珞还是不说话。


“魏璎珞,你再不说话我就生气了。”傅恒气鼓鼓。


璎珞挑眉,还是不说话。


“你……”傅恒气得指了指璎珞,独自快步往前走去。


璎珞望着前面生气的背影,失笑,也不着急,缓缓地继续往前走。


前面那人走了几步,见来人并没有追上来,自觉无趣,便慢慢放缓了脚步,等到二人再次平行。


璎珞见身边的男人略有讨好的举动,便主动上去牵住他的手,只一个动作,傅恒方才的气便消了大半,但还是说,“你不要以为你这般讨好我我就会忘记这件事,你今天非要告诉我你跟姐姐说了什么。”


“我跟皇后娘娘说,我现在很幸福,少爷待我很好,疼我爱我,让娘娘放心。”璎珞无奈地安抚了一下身边的男子。


傅恒一听,瞬间笑逐颜开,握着璎珞的手也更紧了一点,嘚瑟地说道,“你啊,肯定是背着我跟姐姐夸我,怕被我知道了会笑你是不是,放心吧,我不会取笑你的。”傅恒越说越开心,对自己的话深信不疑。


晚上用过晚膳后,两人如往常一样,一同到傅恒书房,傅恒处理完军事,抬起头看见璎珞正在认真地绣东西,突然想到什么,开心地走上前坐到璎珞身边,盯着璎珞手中的半成品仔细端详了半天,越看越不对劲,这怎么看也不像个香囊的样子,于是清了清嗓子,“璎珞,下个月就是七月了。”


“嗯。”璎珞应了一声,忙着手上的事情,无暇抬头。


“我说,再过几日就到七月了!”傅恒提高了音量。


“我知道啊。”璎珞这才抬起头。


傅恒盯着璎珞,又问,“七月初七是什么日子?”


“乞巧节啊。”


傅恒见璎珞好像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,决定不再拐弯抹角:“你答应我给我绣一个新的香囊,绣好了吗?”


“哦,少爷你说那个啊,”璎珞回答,“我没做呢。”


“什么,你不会是忘了吧。”傅恒一下站起来。


“没忘,只是最近手上的事太多,忙不过来,等明年吧。”璎珞说。


“魏璎珞,你忙不过来?有什么事比给我做香囊更重要?”傅恒十分地不满。


“这个啊。”璎珞扬了扬手上的东西,笑道。


“我不管,你答应过我要给我做一个新的香囊的,今年乞巧节你必须送我一个新的。”傅恒只觉得璎珞手上那个占据璎珞时间的东西很碍眼,坐下来背对着璎珞说道。


“我现在想多给孩子多做一点衣服,免得到时候不够,少爷你就等等吧啊,明年再给你绣一个新的香囊。”璎珞继续低着头忙手上的活。


一句话如一声惊雷,炸得傅恒脑子嗡嗡直响。傅恒立马转身,一把夺过璎珞手上的东西,看了一眼,抬起头望着经验,喜出望外,“孩子?你是说,你在给孩子做衣物?”


璎珞笑着望着面前的男人,“是啊,难道你这个当阿玛的还要跟孩子抢啊?”


“我要做阿玛了?”傅恒放下做到一半的衣服,伸手抓住璎珞。


“是的,今天我让你先离开,也是跟皇后娘娘说这个事情,谁知道啊,少爷这么小心眼儿,还生气。”


“不生气不生气,绝对不生气。”傅恒一把抱住璎珞,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?”


“我也是前几日身子不适找了大夫来看了才知道,我想着这天大的喜事一定要先告诉皇后娘娘。”璎珞轻轻地拍了拍傅恒。


傅恒放开璎珞,温柔地摸了摸璎珞的脸:“璎珞,谢谢你,愿意陪我这一生。”


“我也是,少爷,谢谢你愿意赔我一世。”


 


几日后,富察府


“傅恒,你决定了?”富察夫人问。


“回额娘,儿子已经决定,将我富察氏族谱上,我富察·傅恒的妻室由喜塔腊氏改为璎珞,儿子之前亏欠璎珞的太多了,不能继续让她受委屈。”傅恒肯定地答道。


“好,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做决定就好,只是为什么不告诉璎珞呢?”


“璎珞一直反对我休了喜塔腊氏,将她立为正妻,她是怕会遭人议论,影响儿子的声誉,这件事就先不告诉她,到时候我再自己亲自跟她说吧。”


“那喜塔腊氏,你打算如何发落?”富察夫人问。


“如今她已奉额娘之命搬去城郊别院,璎珞极力反对我休了她,儿子又实在不想见她,就让她在那一直住着吧。”


璎珞,原谅我没有八抬大轿,明媒正娶的迎你入我富察府,过去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,今后,你就是我富察·傅恒名正言顺的正妻,也是我唯一的妻子,这一世的陪伴我并不满足,我要让你生生世世都陪我一同度过。


 


The end



评论

热度(215)

  1. Léon馒头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