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éon

「好梦不醒」 叁

易白臣:


“璎珞…”
“嗯?”
“我们离开这儿,好不好,就我和你。”

话音落了,半晌都没听到璎珞回应,傅恒当她是迷迷糊糊睡着了,正想把被子给她盖好,这人却从自己怀里钻了出来,眼睛红红的,分明是刚刚哭过。
“好端端的,怎么又哭了?”傅恒心疼,轻轻拍着她后背,“你以前可不这么爱哭的。”
他哪里知道,她哭,是因为她太清楚,他们离开这个地方的可能,小得可怜。她何尝没想过要和他一起彻底离开这紫禁城,她不喜欢四四方方的宫院,也不喜欢规行矩步的生活,无数个噩梦缠身的夜里,她都会想,随便去哪里,寻一处依山傍水的宅邸,就他们两个人,相伴度过此生。

她多想和他一起走啊。
可一个朝廷重臣,一个后宫嫔妃,他们能走到哪儿去呢。

“我该走啦。”她平复了心情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些,“等天亮被人看见,就不好了。”
傅恒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答案,但也多少知道她心中有顾虑,并未再问,搂着她的手也松了开。谁知璎珞并未即刻起身,而是拽着他的衣襟,从脖颈一点一点向上吻去,温热鼻息尽落在他皮肤上,温热鼻息尽落在他皮肤上,傅恒被她撩拨得心神不宁,呼吸越发急促。他们二人虽是两情相悦这么多年,但真正逾矩的事情却并未做过,即使寥寥几次同床而枕,傅恒也是告诫自己必须安分,她到底是皇帝的妃嫔,若是自己真的…

这一吻直至眼角眉梢才停下来,璎珞撑起身子,鬓边散下的碎发掠过傅恒的眼,痒酥酥的。
“怎么不继续了?”
他伸手去揽她的腰,她刚起身重心本就不稳,就又扑倒下来。
璎珞也不恼,只眼神示意他看窗外——天际已经有朦胧的光亮,日出也就是一小会儿的功夫,再不走,就真的要出事了。
“那你快走吧,小心些。”他也担心她,知道这种时候耽误不得,只能嘱咐她回宫路上务必小心。璎珞理好了衣服上的褶皱和有些散乱的头发,突然想起他的香囊还在自己这儿,迅速从怀中拿出来塞到他手里:“以后别这样了。”

傅恒一下没听明白,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。
“我们不能这样见面了,我怀疑皇上他…已经起了疑心。”
“我会和你走,但不是现在,这件事我自有打算,我只求你一定要等我。”
留下这么两句话,趁着天色还暗,璎珞匆匆出了门。
傅恒素来了解她,知道她心思深沉又懂得筹谋,凡事只要她想做,总能有办法,既然她说已有打算,那他就一定会等她。

刚回延禧宫,进了寝殿,就瞧见明玉守在她的床榻边支着脑袋,看样子又是一宿没怎么合眼。璎珞怕吓着她,轻轻唤了声,明玉见她回来了,急忙把早就备好的衣裳捧过来让她换上。

“娘娘,富察将军可好些了?”
璎珞脱了宫女服饰,换上自己的寝衣,由明玉扶着到床上躺了下来,“他没事。”
明玉替她掖好被子:“那您这下可以放心睡会儿了,奴才让下头的人晚些再来伺候您起床。”

“……明玉,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会怎么样。”
她声音很轻,明玉已经走出几步远,听不真切,就只当她是在自言自语什么,转身退出了寝殿。

养心殿这边,皇帝刚下早朝,单独见完几个大臣,其中有人又提起了傅恒在宫中养病的事,其实说来说去都是一个意思,富察·傅恒在京中停留时间过久,于军心不利。
“李玉!”皇帝也被这事闹得心烦,“朕去一趟养性斋。”

御驾浩浩荡荡到了养性斋,平时这儿本就不怎么住人,如今傅恒在此养病,更是显得清静。李玉正要喊圣驾到,被皇帝抬手制止:“不用,直接进去。”
傅恒的房间在阁楼的二层,皇帝还没进到屋内,就已闻见一大股浓烈的药味,叶天士正在同另外两名太医斟酌药量是否适当,余光看见一抹明黄,立即跪下行礼。
本以为傅恒睡着,没想到人已经醒了,脸上带着病态白,这还隔着一段距离都能看见他额头上的虚汗。傅恒坐起身来准备行礼,皇帝却摆了摆手,示意他躺下。

“怎么回事,不是说都快好了吗?”
听得出皇帝语气里的不满,包括叶天士在内,跪着的几个齐刷刷把脑袋埋得更低,一个也没敢回话。
“回禀皇上,不是太医们不尽心,是微臣夜里没留神关窗,这才又着了风寒。”傅恒刚说完这句,就又狠狠咳嗽起来。
一旁还跪着的叶天士忍不住开口:“千叮咛万嘱咐,大人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!纵是太医开的药再好,喝了也得好好养着啊。”放眼这太医院所有太医里,也就只有他敢这样说话了,皇帝知道叶天士是医者仁心,也没出言责怪。

“罢了,你好好养病。”皇帝起身要走,却突然觉察出什么。

“…你点过檀香?”

傅恒的心一下悬了起来!
是昨晚璎珞来的时候,身上带着很重的檀香味。
他被子下的手已经握紧到泛白,面上却不敢有任何不适当的表情。

“微臣…”
“皇上!是我让大人点的,檀香能凝神静思,大人此番重病,有忧思过重的缘故,所以我也嘱托大人夜里可以点着檀香入眠,以安心神。”
叶天士回话很快,没人看出不对,皇帝也没发觉,旋即离开了养性斋,只有傅恒知道他是在撒谎。 






评论

热度(178)